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

我和马艳丽能成为情人纯属偶然。  

2003年的9月中旬吧,我和二个朋友章杰、赵军开车去东海县一个开窑  
场的朋友那里喝酒,到了那里就在他窑场里买好酒菜,找了几个当地的他的朋友  
开喝。  

  我平时的酒量还算是过得去吧(高度白酒6、7两)可是那次没用酒杯,是  
用碗(主要是在窑场没那幺多的杯子)。开始两碗下肚还行,桌上连我们这边三  
个人大约有八个人(嘿嘿……那次喝得太多了,记得不是很清楚了),我和每一  
个那边的朋友都得乾上一碗白酒!结果是喝完了酒是怎幺上车回来的都记不起来  
了。  

  在回到我们城市的时候(估计当时我那两个朋友也喝得不少),其中一姓赵  
的朋友提议:「不回家了上徐州玩去。」我和另一章姓朋友(他开的车)在酒劲  
上头之时也是边边叫好,打电话又叫上市内的一叫孙勇朋友準备上高速去徐州。  

  在刚要出外玩时,后来的那个孙勇的说:「那个女的不是马艳丽吗?问她去  
不去。」  

  我当时还没有醒酒,眼睛都睁不开,嘴里接着他的话囔囔着:「停车,她在  
哪?把她带上!」于是开着车子追到马艳丽(当时她骑着自行车)问她去不去徐  
州玩。  

  我们其实和她也不是很熟,只能说是认识而已,我记忆中她当时见我们的面  
包车突然停在她前面拦住,她被吓了一跳。  

  她说:「都这幺晚了,去徐州干吗?」(当时已经是下午快到4点了。)  

  我们几个趁着酒性说:「不算晚,从高速路去最多二、三个小时就来了!」  
(我们这城市离徐州大约有200里多一些。)、「保证不让你回家得太晚!」  
等等,反正当时我们几个是极力游说,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之意!  

  她当时可能是没经过这场面,有点架不住劝说,又好像是找推辞的说:「要  
是去,我也得和我婆婆说一下才可以的。」  

  我们几个一听有点希望,都囔囔道:「那你去说一声,我开车和你一起去,  
离你家远一点等你。」  

  她骑着自行车,我们开着车跟在她后面,走了差不多有五分钟,拐了两个巷  
子,她停下车说:「前面就快到我家了,你们在这等我好了。」  

  我们就停下车等她,她回去大约有十分钟就出来了。我们几个当时真是很高  
兴!没想她还真的能去,就叫孙勇将副驾驶的位子让出来给她坐,他到后排来坐  
(当时我是坐在副驾使位子的后面)。  

  她上车后说:「我和我婆婆说和朋友上徐州买点东西,吃晚饭时回来,你们  
晚上七点前能不能回得来?要是回不来我就不去了,我老公那时间就回家的!」  

  我在她后面说:「这你放心,肯定能在七点前回来的,从我们这里到徐州来  
回走高速路也不过只要二小时,我们在徐州玩个把小时就回来也不过七点钟。晚  
上我还得回来有事呢!」  

  她说:「可得一定在七点时回得来,要不然我老公生气就烦人了!」(估计  
她也是没去过徐州,也不很了解汽车的车速。)  

  我在她身后安慰她:「你放心好了,我们几个你看像是坏蛋吗?他们几个人  
要真的是长得像,我也不像啊!」(其实当时心里想:上了贼船还不知道!嘿嘿  
嘿……)  

  我跟她说话时估计其他几人可能是看插不上嘴,就用手偷偷来掐我。当时一  
是酒喝多了神经麻木,二来也可能是酒后和女人说话,特别是心里还有那幺点想  
法,也就没有觉得怎幺痛。后来是酒醒了,才觉得身上是青一块紫一块的。  

  当时我是满口的酒气,头伸到前排和她有话没话的找话说,她当时被我醺得  
皱着眉头,不想理我(这是她后来和我上过床闲聊时说的)。  

  我们的汽车上了高速去徐州,离徐州市区还有四、五十里时,车子发动机出  
了些故障。  


                (二)  

  汽车的发动机虽出了故障可还能行驶,只不过车速慢得比手扶拖拉机强不了  
多少!本来开车的章杰因为是喝过酒了,车速不敢开得过快(我们三人中他因为  
得开车,喝得最少),车速也就刚达到高速路的要求,就这二百多里跑了近两小  
时,还没到市区就已经快到六点了。  

  马艳丽掏出手机看看时间,有些着急的说:「都到六点了还没到市区!那得  
等到什幺时候才能回得去?」  

  我在她身后安慰她说:「别着急,现在你急也没用,这里根本是不可以停车  
的。」  

  她挺无奈的叹息说:「要真是回去太晚了,又得有架吵了。」  

  好不容易车子总算进了市区,就这不到五十里竟用了近一小时的时间。还没  
到市区时,赵军就用手机联繫了他当年在徐州的工友,那边缇偷鹊米偶绷恕U?
刚进市区就打手机过来催问怎幺还没有到?等找到他的工友时已经是七点多了。  
到了什幺话也顾不上说,先去饭店。  

  这时马艳丽的手机响了,她一看号,是她老公打来的,就跑到一边去接电话  
了。我这时酒也醒得差不多了,偷偷的凑近她听她接电话。我听她不停地在解释  
着什幺,可能她老公在电话中的语气很不好,她显得挺紧张的。他们说了有十几  
分钟才结束。  

  我看她要通话结束了,就赶忙过去了。  

  她走过来和我说:「麻烦了,我老公生气了!问我是跟谁在一起,让我马上  
回去。」  

  我说:「这都到饭店了,怎幺着也得吃了饭再回去。反正你回去也晚了,你  
老公也知道这事了,也就不在乎多晚一会了。」  

  她说:「那你们在这吃吧,我得租车回去了。」  

  我吓唬她说:「你一个单身女人晚上坐车太不安全!上两天还听说有单身女  
人被劫的事情发生呢!」接着我又安慰她道:「你放心,吃过饭要是他们几个都  
不回去,我也一定租车送你回去!」  

  这时赵军、孙勇也听到我们的话,过来一齐安慰她,信誓旦旦的保证吃过饭  
很快就回去。她勉强同意了,就和我们一起进了饭店。  

  赵军当年的工友还特意找了两个也是在以前赵军工作过的单位工作的哥儿们  
来陪客,他们的名字我没记住,只记得其中有一个姓张的,好像是在单位有点职  
务。  

  酒菜上好后我们就落座,一桌就马艳丽一个女性,可能是我一路和她说的话  
最多让她感到和我比较近一些吧,加上我又让她坐在我旁边的位置上,她也没有  
再好的选择,就在我边坐了下来。  


                (三)  

  马艳丽坐在我边上,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烦躁。徐州的几个朋友热情地让她  
吃喝,她也只是勉强笑笑,只是端着杯子喝点饮料。  

  我因为中午酒喝得太多了,也是吃喝不下,除了和徐州的几个初次见面的每  
人喝了两杯,其他的时间都是在安慰马艳丽,给她挟菜在她面前的盘里。  

  我还是头一次距离这幺近的细看她。  

  之所以认识她,是因为孙勇和她科长是同学,我们几个和孙勇去找她科长玩  
过两次,和她也就说过几句话。当时对她也没有太深的印象,只是觉得她长得中  
等偏上的水準,身材个头还不错,穿着打扮挺有女人味的。  

  那天她能和我们去徐州,一来是对我们几个人的情况知道一些;二是因为单  
位不景气,属于半放假,闲得没事;还有就是那两天正和她老公闹了点彆扭。这  
些都是后来我问她为什幺敢和我们几个上徐州,她和我说的。  

  她那天穿的是一件黑色的薄休闲皮衣,里面是白色的套头衫,下身是深蓝色  
的牛仔裤。我细看她,觉得她的五官是属于那种越看越耐看的类型,不像有些女  
人,乍一看还不错,可是越是细看越是觉得真不咋地。  

  她发觉我老盯着她看,有些不自然,可能是为了掩饰自已吧,和我说:「你  
不要光顾着我了,你自已也吃呀!」  

  「我见你这幺愁眉苦脸的没心情吃东西,我也吃不下了。」(当时说这话自  
已都觉得真是太假了。)  

  「唉!也不知要到什幺时候才能吃好回去,我从来没有在晚上一人在外面太  
晚回家的,我老公肯定气得够呛!」  

  「不会吧?要是这样你老公也太小心眼了!现在社会风气都这幺开放了,女  
人偶尔回家晚一些,问题也不会那幺严重吧?」(当时心里想:要是自已的老婆  
不知道是和哪些人在外玩得太晚回家,是肯定不会轻易罢休的,非弄明白不可。  
绝大多数的男人都想要求别人看老婆看松一些,自已对老婆看得紧一些。)  

  酒喝到一半时,徐州的姓张的朋友和上菜的小姐说:「妹妹,你们几个来陪  
陪我们这几个外来的朋友行不行?」  

  「可以啊,等一会就来。」  

  一会就进来了四个小姐,因为我边上坐着一个女人,她们都不清楚我和她是  
什幺关係,就没有人在我边上坐,都坐孙勇、赵军三人旁边了。  

  那几个小姐坐好后自已倒好啤酒,一人点上一根烟,其中有一个长得很丰满  
的问姓张的朋友:「哥哥,怎幺喝?」  

  姓张的说:「我们这几个朋友都是特意来我们彭城府玩的,你们要有点特色  
让他们难忘这次来我们彭城府才行!」  

  「那好,我先和几个哥哥喝杯奶子酒!」  

  那个小姐说着就站起来,一下将衣服从下撩到了胸口上面,露出了两个又白  
又大的奶子。那小姐的奶子真的是挺丰硕的,两个奶头像两粒小枣子,我只是在  
毛片和网上见过,从没把玩过像她那幺大的奶子,当时我还真是从没在酒桌上见  
过这场面。  

  那小姐是坐在赵军身边的,撩起衣襟后就面对面的坐到赵军的腿上,将一只  
奶子用手托着和他的嘴一齐,另一手端起一杯啤酒倒在自已的奶子上,啤酒顺着  
奶头淌下,赵军张口含着她的奶头像吃奶一样将啤酒喝到肚里,并边喝边用手把  
玩她的另一只奶子。  

  赵军喝完后,这小姐又坐到了孙勇腿上,用同样的方法喂他喝啤酒。  

  我的位子在孙勇旁边,他喝完就该轮到我了。  

  马艳丽一开始没弄明白,她哪见过这阵势?赵军喝完了孙勇又开始了她才  
回过来神,脸唰的红了,离开座位快步走出了包间。  


                (四)  

  那个小姐倒在自已奶子上的一杯酒已经被孙勇吮咂完了,可他还是左手抓住  
那小姐的一只奶子,口里含着另一个奶子的奶头,用右手搂住她的腰坐在自已的  
大腿上不让离开。  

  我这边看着他们几个身边都有一个小姐可以边吃喝边上下其手,自已旁边虽  
有一个女人,却是只能看不能动,心里早就急得要命。好在这个大奶子的小姐要  
和每人都这样喝一杯,当我看到她的奶子就心里很是有些痒痒。  

  轮到我喝酒了,正好马艳丽也出包间了。这小姐见马艳丽没吱声就出去了,  
坐在孙勇腿上问我:「这位哥哥,你的女朋友好像不大高兴了?」  

  「那个是不是你的马子?」徐州姓张的朋友这时问我说。  

  「她不是我的马子!是和我们几个一起来玩的。」我立即回答道。  

  「这一路可都是你在关心她,和她聊个没完的,我们几个加在一起还没你一  
人和她说的话多!虽然不是也差不多了。你去看看她,你的酒我替喝。」孙勇这  
小子这时口中离开奶头和我说。  

  我心里当时可是恨死这小子了,心中也是有些懊悔。(早知就不和她说那幺  
多话了,连小姐都不往我边上靠,只能看别人又亲又摸的!)  

  心里虽这样想,当着众人也没法。唉!只好去看看马艳丽,好人做到底吧!  

  我出了包间没见到她在过道,是上洗手间了?  

  到洗手间一喊也没有,我就下楼到了吧台,找饭店的老闆娘问道:「有没有  
看到和我们一起来的女的?」  

  老闆娘说:「刚刚出门了。」  

  我一听心里吓了一跳!怕她一人要是真的回去会出事,赶紧出去找她。  

  到了门口四下看看,她正在离这不远的路口处站着呢!(这个饭店离闹市稍  
远一些,又是在巷子里,她可能是找不到路。)  

  我过去问她:「你怎幺出来了?」  

  她当时有些生气的说:「你们也太不像话了!那种场合我能坐得住吗?本来  
还以为你们几个挺不错的,怎幺都这样!」  

  「我可是什幺都没做!就在那陪你呢!」我赶紧为自已辩解。不能没沾到小  
姐还得背上黑锅!损坏形象可是两头都损失!  

  「嗯,你比他们几个要强一些。我要回去了,我老公刚才又打我手机了。看  
你们几个是没完了!」  

  看她当时执意要走,我说:「那你也得和我们说一声啊?你等我一下,我上  
去催他们几个,问问再多久才能走好不好?」  

  「嗯。」她有些勉强的答应了。  

  我上包间一看:几个人因为马艳丽出了去,也放得开了,在酒桌上都和身边  
的小姐又摸又掏的玩得正欢着呢!  

  我过去和孙勇、章杰他们一说这事,章杰说:「她要现在回去就只能让她打  
出租了,车子本来就出了点毛病,回去也得很晚。再说,这几个小姐刚才都谈好  
了陪我们过夜。」  

  孙勇这小子接过话又说:「你就当一回雷锋陪她一起回去吧!她和我们几个  
出来的,要是真出了事就不好了!谁让你一路缠着人家说个没完呢?」(操!当  
时我心里的懊悔又增了几分。)  

  看他们几个这态度,我也只好是我好人做到底,陪她回去了!  

  我陪着马艳丽到了车站,正巧看到有辆送客到徐州的我们那地方的出租「昌  
河」,谈好价两人就上了车往回去。  

  我和她是坐在后排,坐下后我的左手试探性的搭在她的腰间。她当时没有太  
大的反应,只是有些不自然的稍稍扭了一下腰。  

  我当时心里想:要不是你,我这会也正和小姐欢着呢!那边没得玩,你这里  
好歹也不能轻易放过!反正是喝过酒了,要是翻脸也可以有酒遮一些,最多以后  
不见面!  

  我看手搭在她腰间她不是太反感,心里就暗想:看来还有点意思!手上就稍  
稍用了一点力。  

  马艳丽这时有些不自然的磨了磨身体,小声说:「你别这样!」  

  我当时心想:成败就在这关键的时候了,退缩了还有可能被她心里笑话。  

  「你不知道,其实我第一次见你就喜欢你了,只是没有机会向你表达!今天  
能有这个机会和你在一起,我要是不说出来以后肯定会后悔一辈子的!」(说这  
话时就是当时喝过酒了,连我自已都觉得有些肉麻。)  

  「那我怎幺就从没见你表示过你喜欢我?真是会说假话!」  

  「我能怎幺表示?谁让我们没能早认识呢!现在我们都有家庭,我不是为你  
着想的吗?要不是今天喝了点酒,打死我也说不出口的!」(我自已说的话自已  
都觉得太假!像是在说言情剧中的台词。)  

  她听了把头转向车窗外,显然是不大信。  

  「你怎幺不信我?你看这来时一路我不都是在没话找话的和你聊吗!在包间  
有你在我身边,那些小姐我看都没看一眼!你说要回来,我立刻就租车陪你回来  
了!他们几个说要包小姐过夜我都没留下!还不都因为你吗!难道你真没有看出  
来?」  

  听了我的一番辩解,她好像真是有点受感动了,脸转了过来。我当时一见,  
胳膊就更加用力地搂住她的腰,把她搂向怀里,她只是稍稍的挣了一下,也就任  
我搂着靠在我怀里。  

  我当时自已都没有想到会这幺顺利,本打算是要很费一番口舌的。  

  当时我口中一边说着一些讚美她的甜言蜜语(具体说的是什幺记得不是很清  
楚了),一边搂着她腰的手慢慢滑向她的臂部,用手掌隔着她的牛仔裤摸她的屁  
股,她也没有表示什幺反对(大概人在陌生的环境中都比较容易放纵自已)。  

  我见她没有什幺表示反对的举动,手慢慢地由她的屁股向上伸到她衣服里。  
她的套头衫下襬没有掖在裤子里,这点更方便我的行动。我的手先是在她的背部  
抚摸着,摸到她后背的胸罩带时,我的手指轻轻拉着那皮筋来回的弹了几下;左  
手在她背后抚摸,右手自然而然的就伸到她胸前隔着衣服揉她的奶子。  

  马艳丽那时候头已经靠在我的肩膀上了,我手上行动着,这边用嘴去亲她的  
额头和脸颊,她当时有些被动的样子任我亲她。  

  我亲了一会寻到了她的嘴唇,先是将她的下唇含在嘴中吮吸舐弄,不一会她  
也将口张开了,我的舌头很自然的伸进她的口中去寻着她的舌头,她也有些回应  
的用舌头和我缠绕。  

  我右手从她套头衫的下襬伸进去摸到她的胸罩,将胸罩推到她的胸脯上面,  
抓住她的右奶子揉了起来。感觉她的奶子不小,抓在手中很柔软,奶头有点硬。  

  她在我几方面一齐动作之下呼吸有些加重,要不是被我嘴堵着,估计开车的  
司机就能发现。  

  揉着她的奶子一会,我感觉更兴奋了,就放开她的嘴唇,想将她的套头衫掀  
起来好好看看她的奶子长得究竟是什幺样子。她发觉了,使劲地用手往下抓住衣  
服的下襟不让我得逞。  

  「给我看看好不好?我想吃一吃你的奶子。」当时我厚着脸皮小声的求她。  

  「不行,这是车里,给司机看到太难为情了!」她当时声音虽小,可语气没  
有商量的可能。  

  我哄她说:「这车虽说是我们那里的,可是司机又不认识我们!他忙顾着开  
车,没工夫看我们的。没事的!」  

  「那也不行!我现在就已经是和你有点太离形了!你坐好,我们说说话。」  
她倒是立场非常坚定。  

  当时我想,在那环境下也只能做到那一步了,过急了会适得其反,也就没有  
再强求她。左手伸在她衣中搂着她的腰,右手在前面的胸前抚摸揉捏她的奶子和  
奶头,小声的哄她。(后来我想:当时这点还是做对了,要不过后她不一定会再  
理我。)  

  揉了她的奶子一会,我的手伸向下面她的牛仔裤,想摸她的屄,可是牛仔裤  
的裤腰有点紧,手只伸到她内裤的皮筋下一些就伸不进去了,只是可以摸到她的  
一些阴毛,感到她的阴毛不少,还有比较扎手的感觉。  

  我当时想解开她的裤扣能够再往下摸摸她的屄,可是她依然是坚决不同意。  
摸了一会阴毛就感觉没意思,又重新到上面抓着她的两个奶子轮流把玩捏弄。  

  在边抚摸边聊天中,她告诉了我她的手机号,也记下了我的手机号。  

  车子快到她家时快十二点了,我说:「你回家这幺晚,你老公会不会打你?  
我很担心你!」  

  「我老公从来没有动手打过我,他不敢的。不过生气吵架是难免的了。」她  
说得还好像挺有自信的。(当时我心想:要是真打你也是该打。)  

  我说:「车子不送你到家门口了,隔一段路你下车自已走回家吧,防止你老  
公出来等你看到。」  

  「这样最好了。」她也很同意这幺做。  

  车子快到她家时她亲了我一下,说:「等一会你不要下车了,明天我要是有  
时间就打你手机。」  


                (五)  

  马艳丽下车回家后,等我再回到家已过十二点了,到家后立马到卫生间先洗  
个澡。(这可是必须要注意的!回家那幺晚老婆肯定是要问的,要是被她在身上  
发现些什幺或是闻出点什幺味道就麻烦了。)  

  第二天也没接到马艳丽的电话,我就琢磨她是不是为昨晚的事后悔了。  

  孙勇他们三个直到第二天下午才回来,见我后三人对我吹嘘昨晚三人是如何  
地那几个小姐的,那几个小姐功夫又是怎幺样的好(我心知他们也就是想让我  
听后心里急得慌)。不过说到后来,几个人又为嫖资问题闹得不可开交。原来昨  
晚连开房加给小姐的小费花了一千多元,都是赵军一人出的。我心说:你们是花  
钱玩小姐,还不如我呢!我玩的可是良家妇女(虽然这时有点和良家不符)。  

  等到了第三天上午还没有接到马艳丽的电话,我就对她不存什幺想法了,反  
正大家谁也没欠着谁。就在我不想这事了,中午吃过饭在家正想睡午觉时,手机  
响了。  

  我一看,是马艳丽打来的,当时还真是有些意外。  

  「你在家干嘛呢?」她问我。  

  「正在睡午觉,可却总是翻来覆去睡不着。」我拿话引她。  

  「怎幺的?是不是有什幺事啊?」果然她这样问。  

  「还不是因为这两天老是心里想着你嘛,你说过昨天给我电话的,可是我抱  
着手机傻等了一整天也没有等到,心都快碎了。」  

  「我那晚回家后我老公就和我大吵了一架,昨天又闹了一天,他要我说清楚  
是和哪些人去徐州的,没时间给你电话。」她在电话中解释。  

  「现在没事了吧?」我用非常关心的语气问她。  

  「吵是不吵了,但他还在生着闷气呢!中午打电话告诉他妈,说不回来吃饭  
了。」她回答说。  

  「那你方不方便出来?我很想见见你!」我用含情很深的声调问她。  

  「嗯……好吧。我得先化化粧,半小时后你在『苏果』超市门口等我。」  

  感觉她只是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这女人还挺有心思的,在超市见面,一  
般熟人见到了也不会怀疑什幺的。)  

  见她答应出来见面了,我有些喜出望外,趁这段时间先洗个澡、刷一刷牙,  
然后打的到超市门口等她。  

  我到了不一会她就来了。那天她穿着一身深色的套装,里面白衬衫的衣领翻  
在外面,肩上挎着一个小包,显得有一种职业女性的味道。  

  见面后她稍有些不好意思。  

  我夸讚她说:「今天你真是漂亮!」  

  「那我平时就不算漂亮了是不是?」她有点为难我的问我。  

  「我不是这意思,我是说你今天的打扮显得特有味,我很喜欢看你的这样打  
扮!好了,我们不要老是在这里站着,给你的熟人看到会不好的。我们找个地方  
坐一坐?」(我倒不是真心的为她着想。是怕被我自已的熟人遇见。)  

  「好吧,去什幺地方?茶楼行吗?」她答应后又提议。  

  「茶楼那地方可是什幺人都有!要是万一真是遇到你熟人就不好了。我无所  
谓的。」(开玩笑!要是去茶楼那地方还能干什幺?真喝茶?)  

  「嗯……那你说去哪?」她可能也真是想这样。  

  「我们去开个房间坐一会,门一关谁也不会打扰的!」我把早已想好的地方  
说出来。  

  「去开房间?……可是得要身份证的!我没带。」看来她是内心有些拿不定  
主意。(可能是从没在外和别人开过房间。)  

  「你真是什幺都不懂,现在上一般的宾馆根本就不需要身份证之类的东西。  
走吧,在这里时间长了会被人看到的。我真的很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的和你聊  
聊,这两天心里想死你了!」我见她犹豫不决,赶紧催她不让她有过多的想法。  

  她在我的劝唆下,半推半就的和我一起打的去了宾馆。  

  我们去的那家宾馆不大,我以前也从没去过,只是听赵军说过他曾带女人在  
那里开过房间,地方还可以,价格也便宜。  

  进了房间后我关上门,从里面锁好。马艳丽将小包挂在墻上的钩子上后,转  
身去开电视看,我到她身后从后面搂住她的腰,将已经勃起的阴茎抵在她的屁股  
上。  

  这时她的头转过来说:「不要,你不是说我们要聊聊的吗?」  

  我用嘴堵住她的口,吻住她,不让她说话。(当时心想,都到了这儿了,还  
聊什幺!)  

  因为上次她已经被我亲过、摸过,所以也就没有太挣扎就转过身体和我吻了  
起来。  

  她口中的味道很好,看来也是在家就做过準备的。我们的舌头相互伸到对方  
的口中搅拌着,交换着双方的唾液。  

  上面吻着,我的右手到她前面摸索着解开了她的外套上衣钮扣,伸到衣服里  
隔着衬衫和胸罩抚摸她的胸部。  


                (六)  

  马艳丽的嘴被我的嘴吻住了,舌头又被我吸到口中,她口中发出:「唔……  
唔……」的声音,可能是想说什幺话,由于被我的嘴堵住了说不出来。  

  我边吻着她,边用力地揉搓她的胸部,感觉阴茎硬得有些涨痛。这样子感到  
不过瘾,就拦腰将她抱起来走到床边,将她放倒在席梦思床上用力地压在身下。  

  这时候马艳丽终于摆脱了我的强吻,大口的呼出了一口粗气后,两手推着我  
说:「你先起来!别把我的衣服压皱了!」  

  当时一时性急把这事给忘了,要是她衣服给弄得皱巴巴的回家,準会被发现  
的。  

  「都怪我太激动了,忘了顾你的衣服了。」我起身后陪罪道。  

  「你这人,不是说好来这里坐坐聊聊天的吗?怎幺一进门就动手动脚的?像  
个色狼一样!坏蛋一个!再这样我就走了!」  

  「我这不是想你想得心急吗!这两天想你想得都快得相思病了!现在能没有  
外人打扰地单独和你在房间里,你说我能不激动吗?再说了,你就是真走了,给  
别人知道我们俩来开过房间,别人会相信我们什幺事也没发生吗?要是人家知道  
我在房里就和你只是聊聊天,还不得说我脑子里进水了!」(我为自已的行为解  
释,同时也让她知道什幺事没做出去也是说不清的。)  

  「你这个坏蛋,打一开始就没对我安好心!」  

  「常言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对你我宁愿是做坏蛋!」  

  我口中边和她嘻笑着说着,边用手帮她脱下外套放在床边的沙发上。脱下她  
的外套后,我到她身边用左手搂着她的腰,右手从上面将她的白衬衫的钮扣解开  
了三粒,我将她的衬衫上部向两边扒开,露出了雪青色的胸罩,将她的胸罩掀到  
了她奶子的上面。  

  我终于看到她的奶子了!  

  马艳丽的奶子虽然没有徐州的那个小姐的大,但也算是不小了。她的两个奶  
子不是很挺,稍微有一些下垂,看了后有种沉甸甸的感觉。  

  她的乳晕不大,褐红色的奶头长得非常有特色,像是两个小烟囱一般,不像  
很多的妇女奶头有些疙瘩,显得很光滑,让我看了就想吮啜。  

  我右手抓着她的左奶子在手中揉捏了一会,就低下头去将她的奶头含在口中  
吸吮起来。我一边用力地吸吮,一边用舌头绕着她的奶头打转;右手伸到她屁股  
上轻抚她的左半个屁股,左手到前面捂住她的右奶子揉搓,并不时地用食指和中  
指夹住她的奶头。不一会,马艳丽就被我弄得气喘吁吁,脸色潮红。  

  我吸吮、揉捏了一会后就蹲下身来解开她的裤带为她脱下裤子。她下身穿的  
是和胸罩一样颜色的三角内裤,看来是一套。我拉下她的三角短裤后,一片浓黑  
的阴毛马上显现在我面前。  

  她的阴毛真浓!最起码是我在见过的女人中是最浓的;但是阴毛很短,好像  
是剪过的一般。  

  她见我盯着她的阴部看,脸红红的用双手捂住不给我看。  

  「你别捂着啊!让我好好看看。怎幺这幺浓?我的屌毛就够浓的了,和你比  
起来又差些了。我说那晚摸着怎幺觉得有些扎手的感觉呢!你是不是剪过?」  

  「嗯……我嫌太长了不卫生,夏天穿裙子也怕露出来难看就颳的。」她有些  
不好意思地说。  

  「是你老公帮你颳的吗?」我很想知道的问她。  

  「不是,是我自已颳的。」  

  我越是追问,她越是有些不好意思。  

  「那以后你的这毛就留我来为你颳好不好?」  

  我边说心里边想着:以后将她的阴毛颳乾凈后再她的屄,会是一种什幺样  
的情景?  

  「嗯……」她红着脸小声的答应了。  


                (七)  

  我蹲下脸刚好和马艳丽的裆部一齐,摸抚了一会她的短阴毛,我慢慢地将脸  
凑向了她的阴部。我的鼻子抵在她的阴阜上深深的嗅了一下,一股淡淡的香皂气  
味中稍夹有一丝丝的骚味,这气息让我嗅了真是感觉心里好舒爽。  

  「你的屄闻起来还挺香的!」我抬脸望着面色发红的马艳丽说。  

  「我来时是洗过澡的。」  

  从她的回答中可知她是和我一样,对我们这次约会是做好先期準备工作的,  
看来她也是有心想红杏出墻。  

  我伸出舌头在她浓密的短毛丛下面阴道口舔了一下,她口中「唔」的发出一  
声就腿软的坐在了床沿上。我看着她衬衫半解,一只奶子露在衣外,脸色潮红,  
两条白嫩丰润的大腿微微分开,浓黑的短阴毛下显出褐红色的大阴唇,内心的慾  
火又增了几分。  

  将马艳丽的三角内裤脱掉后,我分开她的两腿,她有些支援不住地向后用两  
肘半撑着身体。我用两手扒开她的大阴唇显出了红红的阴道口,阴道里面的嫩肉  
都可以看得见,有一块像小舌头一般伸露在小阴唇的外面。她的小阴唇不大,不  
分开大阴唇还看不到,和大阴唇是一样的褐红色。  

  我看着她的红红的阴道,先深吸了口气平静一下慾火中烧的心情。(在那种  
情形下要是过于性奋激动,插进她阴道里短时间内就射精可就是太失败了。)  

  我用手指将她的阴蒂包皮翻了上去,露出像黄豆粒大小的粉红的阴蒂,口靠  
近伸出舌头用舌尖轻舔她的阴蒂。她口中「啊」的发出了短暂的叫声,身体有些  
微微的颤抖。  

  我感觉到她的反应,更卖力地不但舔她的阴蒂,还用嘴将她的小小的阴蒂包  
裹着吸吮。  

  「哎哟……不行……酸死我了……」她用一手轻轻的推着我的头说。  

  我见她有些享受不了我对她的阴蒂的舔吸,就将舌头向下移,两手将她的阴  
道口扒得大大的将舌头伸进她的阴道里舔吸。(马艳丽是良家妇人我才这幺做,  
和那些出来卖的小姐我可从不玩这招,要是嘴上染了性疮可不划算。)  

  「哎……脏不脏啊?你用舌头伸进去!」她大概是没让男人给口交过,不习  
惯让我舔她。  

  当时我心想:不会吧?都结婚那幺久了,她老公就没和她玩过这个?要没试  
过,那她老公也太差了!我可是和女人屄时喜欢什幺都尝试的。  

  我舌头伸进她的阴道里,感到她里面已经很湿了,品了一下她的淫水有点酸  
味。我看她也已经动情了,就站起身子快速地脱光自已的衣服。她看着我的赤裸  
身体,将目光移到我的阴茎上一会后就闭上了眼睛,显出一副想挨的样子。  

  我将她身上衬衫的剩下钮扣全部解开,将衣襟向两边掀开,使她的身体正面  
全部裸露出来,她穿着衣服时还真看不出身上的肉还挺丰满的。  

  我右手扶着阴茎的根部,用龟头在她的阴道口上下磨擦,左手伸过去握住她  
的右奶子揉捏。她躺在床上屁股靠近床沿,双腿分开得大大的,白衬衫的衣襟向  
身体两边掀开,胸罩堆在两个奶子的上方,情景真的是很淫糜。  

  「我的屌要进你的屄里了!」我见她面色潮红闭着双眼,胸部因喘息而有  
些剧烈地起伏,就用粗话去撩拨她,让她的淫慾更强一些。  

  「这会我就是说不给你,你也不会同意的了。」她果然被我用话引得也说  
粗话了,到底是已婚的妇女。  

  我握着阴茎,将龟头对準她的阴道口,屁股用力往前一挺,阴茎很容易地就  
插到了根部。  

  我的阴茎插进去后停了有几秒钟,屁股使劲地向前抵住她的阴部,让阴茎和  
阴道结合的地方紧得没有一丝缝隙,然后以阴茎的根部为轴心将身体微微地上下  
转动。她的阴道暖暖的包裹着我的阴茎,让我的阴茎有一种探不到底的感觉。  

  「你的屄真深!进去觉得真舒服!」  

  我边用淫秽的语言挑逗她,边有节奏地前后挺动着屁股抽插着她的阴道。左  
手抓着她的右奶子,右手抓住她胯骨上方的腰部配合着我的抽插加力,她的奶子  
随着我的阴茎抽插节奏上下波动。她两手伸向我前倾的身体,抚摸着我的胸肌,  
口中发出重重的喘气声。  

  我用这姿势在她阴道中抽插了大约有五分钟就感到有一种想射精的感觉,于  
是将阴茎拔出来稍稍降降温。马艳丽感觉我的阴茎拔出去了,就睁开眼睛望我,  
好像是用目光在询问我怎幺了?  

  我上了床压在她身上说:「换个姿势再你!」说着就去吻她。  

  她的脸向一边转过去说:「不要,你刚才亲过我下面了。」  

  「我都不嫌你的屄脏,你自已还嫌自已的。你是不是没尝过自已的屄水是什  
幺味道?我就是得让你尝尝!」  

  我边笑着边硬扳住她的脸吻了上去,舌头伸进她的口中将唾液渡到她嘴里。  
她这时也不再嫌有什幺了,嘴含住我的舌头吸啜着,一只手探到我的裆部抓住我  
的阴茎对準自已的阴道口,两腿分开夹在我的腰部,我屁股向下一沉,又插进她  
的阴道。我两手的肘部撑在她身体两边,上面和她亲着嘴,下身一起一伏地插着  
她的阴道。  

  我趴在她身上抽插了有几分钟的时间,就直起身体跪在床上,两手抓住她的  
两个大奶子,中指和食指加紧夹住两个奶头用力地前后挺动。看着她未脱衬衫、  
胸罩,满面潮红,口中随着我的抽插大口地喘气的淫蕩模样,再低头看自已的阴  
茎在她的阴道里进进出出的淫秽情形,真的是快感连连爽透了。  

  因为是在别人的老婆,所以我特别兴奋!出来时将阴茎拔到她的阴道口,  
进去时用了全身的力量。她也是用两手抱着我的屁股,向上抬起上半身,随着我  
的插入使劲地将我的屁股拉向自已的两腿间。  

  「我得你舒不舒服?」我边她,边盯着她的眼睛问。  

  「嗯……舒服……」她喘息着说。  

  「你的屄下次还给不给我的屌再?」我感到龟头有些发酸,知道快要憋不  
住了,就边边用淫秽的话问她助性。  

  「给……给你……」  

  我嘴上问着粗俗的淫语,龟头上的酸意一阵强过一阵,「我憋不住了……屌  
头太酸了……啊……」我使劲地压住马艳丽,将阴茎插在她的阴道里,恨不得连  
两个蛋子也一起塞进去。  

  「不行的……快!」马艳丽虽然也是牙咬着下唇,神态沉迷,这时感觉我要  
射精时却想用两手推开我。  

  可是射精时我的大脑处在一种空白的状态,心里只想使劲地将阴茎能插到她  
阴道里多深就插多深,能插到子宫里更是巴不得的……哪还能听到她嘴中说什  
幺?我身体死命地压着她,浑身抽搐了一阵,将精液一滴不剩地射在了她的阴道  
里。  

  等我压在她身上两人的喘气稍平息下来后,马艳丽立即将我推下她的身体,  
起身下床进了卫生间。  

  我躺在床上惬意地想:屄都给我了,还想不让我射在里面,还真想为你老  
公守住点贞操!  

  过了一会,马艳丽从卫生间出来了,我睁开眼睛,看见她两腿间的阴毛湿漉  
漉的,好像用水沖洗过。  

  「我忘了告诉你,不可以在我体内射精的。」上了床后,马艳丽好像懊恼的  
说。  

  「为什幺不可以?是不是你只给你老公射在屄里?」我带着一点调笑的口气  
将她搂在怀里,摸着她的奶子问她。  

  「我是怕万一怀孕了就麻烦了!」她的回答让我很意外。  

  「怀孕?你生过孩子没有上环吗?」(现在只在是结过婚生过孩子的女人,  
很少有不上环的。)  

  「我老公他精液过少,是不能生育的,所以我就没有上环。」她的回答又让  
我很惊讶。  

  「那你的孩子是和谁生的?」我心想,我看来最多只是她的第三个男人。  

  「是做的人工授精。」  

  是这样,看来我的座位还是第二,前面是器械。  

  我搂她坐起来,帮她将衬衫和胸罩脱下来,她拉过被子将两人的身体盖住,  
「别受凉了,男人射过精要是受了凉会生病的。」她趴在我的胸口很体贴的说。  

  还是已婚的女人知道心疼男人。  

  「看你!做那事前也不让我将衬衫脱了,你看被弄得都是褶子。」她拿过衬  
衫娇嗔地怪我。  

  「衬衫穿在外套里看不出来的,我看你半解衬衫的淫蕩样子就特别兴奋,  
起你的屄来更有劲!」我涎着脸对她说。  

  「要是我真的怀孕了,你会不会和你老婆离婚和我结婚?」她手伸向我的下  
面揉着我的阴茎问。  

  我听了她的话心里吓得格登一下,心想:开什幺玩笑!和我老婆离婚?怎幺  
可能!要是我玩一个女的就得离一次婚,还不得累死啊!我老婆可比你强多了!  
最起码守妇道!  

  心里虽这样想,嘴上却不能这样说。  

  「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离婚不单单是我和你两个人的事,牵扯的事太多,  
房子、孩子,这个费、那个费的!像我们现在这样多好,有时间就在一起聚聚也  
不用愁什幺生活问题。」  

  「嗯,我也是不想和我老公离婚,他对我挺好的,家里也很有钱,我现的生  
活挺舒服的!」  

  听了她的话我才知道她是试探我,怕我死缠她让她离婚。(这女人真的是饱  
暖思淫慾的那种,还有点心计,这样我才最放心了。)  

  「就是啊,你在家里有老公疼你,要是闲得无聊,可以找我这个情人你的  
屄玩。」我抚摸着她的屁股又调笑她说。  

  「你真厉害!在我屄里的时间真长,得我挺舒服的!」她用手捋着我那  
已经有些发硬的阴茎说。(女人看来只要跟一个男人自愿有了性关係后,在这男  
人面前就说话无所顾忌了。)  

  「我你屄的时间也不是太长,属于很正常的。」(我从阴茎插进她的阴道  
至射精也就是十六、七分钟,比起那些色情书刊上描写的四、五十分钟可差得多  
了。)  

  「你老公平时和你屄时多长时间才射精?」见她这幺称讚我的性能力,我  
不禁对她老公的性能力产生好奇。  

  「他呀,最多两分钟就射了。」  

  (原来她老公是早洩!怪不得她连口交也没试过。想来她老公因自已性能力  
不行不敢招惹她,惟恐她对性上瘾了去偷男人。)  

  「你们一个月几次屄?」我的手伸到她的屁股沟里,用手指抠着她的阴道  
问她。  

  「刚结婚那阵子多一些,现在一个月也不过是一、二次,主要是我也不想  
他弄我,都是他想了才的。花样也没你这幺多,就是分开我的两腿,插进去后  
趴在我身上动几下就完事了,我屄里面有时还很乾的。」  

  她说完后,身体在我手指的抠挖下有了反应,低下头用舌去舔我的奶头。  

  「以后你要是有时间就给我电话,让我们经常多几次屄,给你多一些舒服  
的性享受。女人没有正常的性生活会衰老得很快的!」  

  和这样的女人能成为情人的关係又不用耽心什幺后顾之忧,何乐不为呢?  

  「嗯。以后你才是我的真正男人!我的屄你想什幺时候,只要是方便,你  
随时都可以我。」马艳丽从我的胸前抬起脸,用淫蕩的眼神望着我说。  

  在她手掌的捋动和淫秽言语的刺激下,我的阴茎渐渐地硬了起来。  

===================================  
  这文中的语言差不多都是当时我们说过的原话,由于时间隔得有些久了,记  
得不是太準了,大概就是这些意思。有些方言中的字我打不出来,就是打出来了  
其他地方的网友也不见得能领会意思,真是遗憾。  


                (八)  

  因为离干完她的时间还不是很长,所以这次虽然我的阴茎已发硬了,心里也  
不是太急。  

  「你帮我舔一舔,这样等下我会得你更加舒服的!」我想让马艳丽为我口  
交。  

  「不嘛……我从来都没做过这事,脏死了!」  

  也不知她老公是不是脑子里有问题,连口交都没有和自已的老婆做过,真是  
失败!  

  「男女之间的性爱是最神圣的了,有什幺可嫌的呢?我因为心里喜欢你,我  
就觉得你身上的每一寸都是美好的!认为你的屄就是最乾凈、最美味的!所以我  
才会开心的去用口舌去品味。」为达目的,我还是要开导她。  

  她听我说后,有些勉强地将口凑到我的阴茎上,试探性般伸出舌头,用舌尖  
似触非触地在我的龟头上轻舔了几下。  

  「宝贝,你整根含进嘴里试试看,不是像你所想的那样的!」  

  我被她用舌尖舔得阴茎更是有些硬得发涨,直想找个肉洞插进去减缓一下。  
她还有些犹豫地微张着嘴,一副想含又心里抵触的表情。  

  我可不给她更多的时间来想这个了,下身向上一挺,阴茎一下插进了她的口  
中。  

  「唔……唔……」她急忙想抬头吐出来。我见了,就用右手按住她的头,用  
力地向下压,让阴茎插进她的口中更深一些。她没办法摆脱,只好张嘴任由我的  
阴茎在她的口中来回地进出抽插了几下。  

  由于是第一次,她眼泪都被我的阴茎抵出来了。我看看差不多了,就放开了  
手,马艳丽挣脱后,头立即伸到床边大声咳嗽起来,并不住地吐着口水。  

  好不容易平息了,她转过身来用手打着我,有些生气地说道:「你怎幺这幺  
坏!强迫人家吃你的屌!」  

  「怎幺样?我的屌味道还不错吧?这样以后我们俩才是真正不分彼此了。」  
我搂住她,吻着她的嘴和她说。  

  「你看,我的屌被你用嘴一含就已经硬了,这次你骑到我的身上来。」我  
边说边将马艳丽拉到我的身上。  

  「我从来没这样子过屄,这下不是变成我在你了吗?」马艳丽骑到我身  
上后,屁股压住我的阴茎,绯红着脸,好像带有报复的神情对我说。  

  「我们俩谁谁还不是都一样吗?这次给你一个翻身做主人的机会!来,套  
进去。」我用两手向上托着她的屁股说。  

  马艳丽被我一托,屁股抬起来蹲在我的阴茎上方。我的阴茎硬得直竖竖的,  
我用左手托着她的右半个屁股,右手扶着阴茎的根部,马艳丽用自已的右手两指  
分开自已的大阴唇,左手将我的龟头对準阴道口后坐了下来。  

  我觉得阴茎被一个温呼呼的肉洞套了进去,虽然不是很紧,但是阴茎的涨痛  
感没有了,代之以一种舒畅的感觉。  

  马艳丽将我的阴茎完全套进去后,坐在我的阴部上,两手按在我的胸上用屁  
股转磨起来(看来这些性交的动作不用教就天生会用),磨了一会她就用屁股一  
起一落地上下套弄着我的阴茎。  

  因为她蹲着身体,上身有些前倾,两只大奶子向下沉甸甸地垂着,我一边将  
下身配合她的套弄上挺,一边用两手抓住她的两个奶子捏揉。  

  「你在我身上是不是感到特别舒服?你试试看,你屄里淌的水把我的屌毛  
全都给弄湿了。」  

  「真的很舒服!」马艳丽听我说后,边上下快速地套着我的阴茎,边低下头  
看我和她的下身接合处回答。  

  她用右手将阴唇扒得大大的,看着套弄我阴茎的情景,一会儿就看得受不了  
了,向我的阴茎用力一坐,身体一下趴在我身上,大口地喘着粗气,一动也不动  
了。  

  「这样,舒服是舒服……可也累死我了……」稍平息了一下后,她还带有  
些气喘地对我说。  

  「那这次你趴着先歇息,换我再来你。来,你跪着趴好,屁股撅起来,我  
这回用一个新姿势你的屄!」  

  我将她摆好姿势,两手扶着她的屁股,阴茎对準她的阴道,跪在她的后面插  
了进去。  

  平时我就很喜欢用这个姿势女人,从后面一边着屄,一边抚摸她的丰满  
臀部,还不时地揉摸她的奶子。马艳丽被干得身体前后耸动,头埋在枕头里,口  
中发出一些含糊不清的呻吟声。我从后面看着自已的阴茎在她的阴道里一进一齣  
的,心里也是非常兴奋。  

  为了能够插得更深一些,我用两手抓住她的两瓣屁股向两边分开,即使是这  
样,我还是觉得阴茎插不到她的阴道底。我在阴茎插入时将右手的中指也一起和  
阴茎插进去,这样才感觉到她的阴道有些紧,拔出时可以将她阴道口的粉红色嫩  
肉也能带出来。我的手指和阴茎一起玩了一会,就觉得手指上滑腻腻的,于是抽  
出手指按在她的屁眼上。  

  用这种姿势性交,在阴茎进出抽插的时候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屁眼随着抽插  
一凹一凸的样子。因为我的中指上沾满了她阴道里的淫水,所以按在她的屁眼上  
揉着揉着,就将手指插进了马艳丽的屁眼里。因为我前后挺动抽插的动作比较剧  
烈,所以她对我将手指插进她屁眼里一节反应不是太敏感。  

  我心里真的很想将阴茎插进她的屁眼里,这倒不是因为屁眼会有多爽,我  
以前过几次女人的屁眼,感觉没有屄来得舒服,主要是一种彻底佔有女人身  
体的心理快感。不过我知道还没到能够和马艳丽肛交的时机,她心理和生理上现  
在肯定是接受不了的。  

  我的手指插进她的屁眼里,隔着一层薄薄的直肠皮,可以感觉到我的阴茎在  
她阴道中进出的频率,感觉龟头传来的快感一波一波的。  

  由于我的手指在马艳丽的屁眼里用力越来越大,她感觉到了什幺,头从枕头  
上抬起转过来喘息着说:「不要……快抽出去……」边和我说,边摇摆着屁股,  
想让我的手指脱出来。  

  这时我的快感也已到极限了,我抽出手指,两手伸到她前面抓住她的两个奶  
子,用最快的速度和最大的力气撞击着她的屁股。马艳丽也用力地向后挺动着屁  
股,口中有些嘶喊着说:「快……使劲……屄里痒了……」  

  「啊……我要射了……」我叫了一声,猛烈地抽插了几下,左手快速地将马  
艳丽翻过身来躺在床上,急速地抽出阴茎,右手紧紧地握住对着她的奶子捋动,  
乳白色的精液直射在她的胸上,一股一股的。射完精后,我有些无力地趴在她的  
身上,精液挤在我们俩胸口,黏黏糊糊的。  

  几分钟后,我们起身去卫生间,相互为对方洗了洗身体,又回到了床上。我  
搂着她,倚在席梦思的靠被上体息。  

  「你的屄怎幺这幺深!我的屌感觉够不到底似的,看来你真是够淫蕩!」我  
闭着双眼说。(射完两次精感觉真是有点累,到底结婚后的男人没法和结婚前相  
比。)  

  「说谁淫蕩啊?我除了和老公就今天和你过屄!我和我老公结婚时可还是  
处女吶!再笑话,我以后我就不理你了!」马艳丽用撒娇的口气边捶打我边说。  

  「你老公屄的能力不行,可是屌大不大?」可能大多数的男人和已婚女人  
过屄后都会问这个问题,我也不例外。  

  「嗯……比你的屌要粗。虽然他屄的时间短,可插进我的屄里我就感觉屄  
里很涨。」马艳丽想了一下,用手轻揉着我的阴茎说。  

  「那你老公要是和你屄时能持久,你可能就不会理我了!」听了马艳丽的  
回答,真让我感觉很沮丧。(妈的!早知就不问了!)  

  「可是,虽然你的屌没我老公的粗大,我就是觉得和你屄舒服!以后我只  
给你一个人我的屄,连我老公我也不给。」她亲着我的脸,望着我说。  

  「你不能这样对你老公的,时间长了他会发觉的。你是他老婆,还是要尽义  
务的,只要心里能想着我就行了。」  

  要真是因为我,马艳丽以后不给她老公她了,我心里也觉得太对不起她老  
公。没办法,谁叫我这人心地善良呢!看来,以后我还得多开导开导她,要是她  
和她老公闹离婚,肯定会波及到我。  

  「那我以后也儘量少一些给他,三个月给他一次好不好?」  

  唉!听了她的话,当时,不,直到现在我都为她老公感到悲哀。  

  「这样子不太好,只要他想,你就给他吧。反正你老公的时间也短,要是  
你被他得不过瘾,可以再找我啊!」我说着,手又开始在她的身上揉搓起来。  

  「不要再弄了!时间已经不早了,我得趁我老公回家之前回去,这几天他回  
家挺早的。我顺便去超市买些东西回去,他看了好不疑心。想留下次吧!」  

  其实现在就是她想再弄,我也没劲了。  

  我们穿好衣服后,又抱着亲吻了好久才分开。约好了下次的见面方法后,她  
先走了。我等她走后,又休息了十几分钟才离开。  


                (九)  

  那次和马艳丽开过房后,有一个多星期我没有主动联繫她。  

  有一天中午,我下班回家后简单的吃了点,就打算睡午觉(老婆孩子都不在  
家),刚躺到床上,手机就响了。  

  我一看,是马艳丽的号码。  

  「喂!听出我是谁了吗?」接通后她问。  

  「嘿嘿……我怎幺可能听不出来呢!是我的另外一位老婆嘛!」我可不能让  
她以为我是忘记她了。  

  「你还记得我啊?我还以为你早就把我忘了呢!怎幺这幺长时间也不给我电  
话?是不是不想理我了?」从她语气中可以听出她对我隔这幺久不找她很是不高  
兴。  

  「忘了你?怎幺可能啊!我不主动给你电话,主要是怕万一被你老公发现了  
就麻烦了!我这段时间心里想你想得正难受呢!这不,刚听到你的声音,屌就硬  
了!嘿嘿……」  

  「你在家干嘛呢?」马艳丽听了我的回答后,说话的语气缓和了些。  

  「正想睡觉呢!」  

  「你老婆在不在家?」  

  问我老婆想干什幺?  

  「不在家,中午接了孩子逛街去了。」  

  说完我挺后悔的,万一她要是提出到我家来就不大好办了。  

  「我现在也是一个人在家里,公公婆婆带小孩去喝喜酒了。我老公打电话来  
说中午单位来了客户,不回家来吃饭了。」  

  原来今天她也是一人在家里,可能是屄痒发骚了!  

  「你来我家里吃饭,我挺想你的。」  

  她邀我去她家里,吃饭是假,屄是真。我倒是心里非常想去,在她家里和  
她屄,光是地点就够刺激的。可是我还没有冲动到那种头脑发热的程度,要真  
是在她家里和她屄时被她家里的什幺人回家撞见,那后果就可想而知。不怕一  
万,就怕万一!还是小心为好。  

  「我真是服你的气了,你真是色胆包天!小生真是自愧不如。呵呵……」虽  
然不敢去她家,我还是调侃她。  

  「谁是色胆包天了?我叫你到我家来吃饭,又没说要做别的什幺事!你心里  
就没好念头,不理你了!」她还嘴硬。  

  「好了,和你开玩笑呢!今天既然中午这幺方便,我们可不能浪费这时间。  
你出来,我请你吃饭,然后再开个房间休息好不好?」  

  我反正在家也是睡觉,既然她发骚了我就陪陪她。别人的老婆不白不,  
能多一次就是一次。  

  「好啊,不过你等我一会,我得用一些时间打扮一下。」  

  「我对你可是非常有耐心的,你等会还是去上次的超市。对了,你别忘了将  
屄洗乾凈了!嘿嘿……」和她约定地点,我就开始用语言撩拨她。  

  「讨厌死了!知道了!老色狼!」她在电话中娇嗔的说。  

  我起来洗漱完后想了一下,就从家中取了两张VCD碟片带在身上。这两张  
碟片可是我收藏的众多A片中之精品,是欧洲拍的,里面的镜头极多,什幺口交  
、性交、乳交、肛交、吞精、手淫等都包括。我就是喜欢看西方拍的这些片子,  
给人看了感官上挺刺激的。估计马艳丽多数不一定看过,让她见识一下,能够接  
受新事物。  

  我要她身上的最后一个洞,彻底地佔领她的身体。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月排行榜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

大家都在看